You are hereBlogs / Emma 的blog

Emma 的blog


怀孕记之孕中,晚期检查,身体状况,产前培训课程

真的太忙了,写博客的速度大大落后于人生进展的速度,只好忙里偷闲赶快抓紧追赶一下!
今天文章要谈的是我在法国孕中期,孕晚期的体检以及孕期上的产前培训课程训练。

由于孕早期大概第10周的时候一天傍晚突然有出血状况,我告诉自己不要紧张该是你的就一定会到来,不该是你的强求也得不到好的结果,第二天一大早去我的产科大夫那里挂了急诊,说不担心是不可能的,但我已经做好最坏的打算。经过B超检查,发现是孕囊剥离,刚开始的时候我并不太理解什么是孕囊剥离,只听说过胎盘剥离并且一旦发生这种情况对于胎儿来讲就一定是致命的。

医生说这种情况通常虽然算是先兆流产,但还是能有一半的妊娠能够顺利完成并生产,能做的就只有等待。我知道国内医生一般都会给开黄体酮之类的保胎药就问是不是使用。医生否决了我的想法,他觉得并没有必要,而且还说正常情况下大约5分之一的早期妊娠都会以流产告终,所以这是一种人类繁衍生息自由竞争的模式,不应人为干预。
这种情况多数是由于受精卵着床时就已经形成了,也就是说种子扎根没扎好,具体原因医学界还没有详尽解说,所以能做的就是卧床休息并且漫长的等待。

怀孕记之第一次妇科产检

一路辗转,终于在怀孕后的第9周回到了法国,已经预约了过两周去我的产科随诊大夫那里做第一次正规产检。
比较幸运的是我家住在一家很大的医院旁边,走路大概10分钟就到,为什么觉得这么幸运呢。其实法国与国内医疗系统有很大的不同,因为国内一般是一所大医院汇总门诊大夫,药房,化验室,B超室,病房于一身,去一趟医院就全解决问题了。可是这边不同,一般医生都会有自己的诊所,他开具处方的话要自己去别的药房抓药,需要验血化验又要到另外的化验中心像待宰羔羊一样去送检,要去做B超的话还要自己跟B超师电话约诊再到B超师的诊所去做B超,耽误时间而且常常四处奔波。
我家旁边的这家大医院则类似国内的大医院,我的产科大夫就在这里工作,楼下就有几位全天候办公的B超师可供选择,除了医院走3分钟又是另一家化验室,对面也有药房。这样一来出一次门可以办好几件事。

好,言归正传,说说第一次产检的过程吧:
到达医生的诊间,先询问我的年龄,第几次怀孕,家族遗传病史,血型等等。
接下来上诊台,内诊,阴超,宫颈抹片,听胎心。看到国内好多人都排斥内诊和阴超。其实这些例行公事的检查在欧洲都是很常见而且必不可少的。尤其要做宫颈抹片,因为怀孕初期的阴道炎症是会造成流产和畸形,为了宝宝的健康还是遵医嘱,多做几项必要的检查,少一些不必要的操心。

另外还给我开了一个长长的血检单子,要去隔壁的化验中心大管大管地被放血~!

走失的德国狐狸犬

这周一约朋友们去滑滚轴,瓦尔省有一条专门修建的用于骑车,散步的林荫小道,这条小道连接土伦市和耶合市弯转绵延近30公里,周末休息日的时候,有很多人骑自行车或跑步健身。

由于我和莉缇西亚滑滚轴的技术超级"一般"~~刚出土伦市,太阳就已经渐渐失去的活力。我还被到处乱窜的Knyss绊倒跌了个狗吃屎,抬起头来看见迎面一直孤零零,毛茸茸的小狗朝我们走过来,路上一个人也没有,它既没有项圈也没有主人伴随。看来是走失了,无精打采但又似乎看见一丝希望的朝我们走过来。我试着给它水喝,于是从背包里掏出Knyss喝水用的大钢盆,小白狗吓得直往后退。它还是很警觉的,估计它朝我们走来主要是因为有同类在的缘故吧。

于是我们决定原路返回,天也渐渐黑了,这只小狗如果继续在街上游荡有可能会被车子撞到。于是一路它就跟着我们,以及在Knyss的带领下,来到我们出发的原点,莉缇西亚帮我照顾小狗们,我去提车。没想到刚一开车门,小白狗比Knyss还要驾轻就熟地,"蹭"地一下子跳上了汽车后座。看来主人应该经常带它开车出去。

到了家,首要任务是给它先洗个澡。看到它的耳朵里有纹身编号,估计主人应该不难找到。

在法国买车小记

在确认驾照考试通过前,我就已经迫不及待地上 leboncoin.fr 搜寻我人生第一辆小车,理想中对这辆未来小车应该是便宜,轻便,省油,二手,容易转手,最好是标志的品牌因为在驾校时开的一直是标志307。

由于法国不像国内那样对于汽车有年限报废制度。只要车辆年检合格达标,就可以在路面上行驶,所以法国大小街巷里,什么年代的车子都有,最可爱的也许要算旧版甲壳虫了吧,记得之前美院的计算机房老师就有一辆50年代的绿色小甲壳虫,看着别提多可爱,坐进去别提多不爽~!因为老板的车子安全舒适方面的设计方便肯定没有现代车子完善。车内座椅是硬邦邦的材质,方向盘貌似就一个"铁圈"……

另外,由于法国汽车的普及率有点类似国内自行车的普及率,每个家庭几乎人手一辆车。有些富人可能会有2,3俩“存货”。所以有部分汽车买来后多数时间都只是长眠于车库中。像我这样的新手,为了能得到一辆运作良好又价格实惠的汽车,最好的选择,自然是选择年代久远但公里数底的汽车。

最后在朋友的帮助下决定选择这两标志106,2500欧: 1998年产,79000公里,内置空调,中控锁,电动车窗等。卖车的是2位雪铁龙公司的汽车修理技师,所以总体来讲比较有保障。在法国法律规定,卖车之前必须将车辆送去检修,在专业单位开具的达标证明基础上才能进行后面的交易。这样一来,买家的利益有了一定意义上的保障。

勃艮第博纳红酒,法国酿造优质红酒的酒窖


到达博纳的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就去参观了勃艮第一座小型酒窖,图片中是茜茜莉亚的爸爸拿着印有酒窖老板名字的纸板。老板的名字是: Alain Billard, 如果直接翻译成中文的话,很有意思,就是: 阿兰.台球
想找他买酒,就说:台球先生,我想买两瓶05年的勃艮第红酒……呵呵,想想就好笑。中国人的姓名中,往往是名字有特殊意义,而姓氏没有特别的含义。而法国人则相反,他们的姓氏往往是名词或者物品。
茜茜莉亚一家的姓氏翻译成中文就是“梨树”。我曾经在电视里看过一位医生姓“死”,估计他的事业也许会很不顺吧~呵呵。




台球先生的老母亲在为我们斟酒品尝,一般回来酒窖直接买酒的不是亲朋好友就是老主顾,酒窖的人会让我们尝遍各种不同年代的葡萄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