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自2005年至今“流浪”于法国及欧洲地中海蓝色海岸(Côte d'azur),过着浪漫,新奇,半中半法的惬意生活。
我们有着共同的经历,我们有着共同的理想,我们一起讲述我们的故事……
告别了中国式的大学,涌入法兰西式教育体系的怀抱,一阵惊喜,一阵忧。
告别了父母的关爱,挚友的微笑,试着与金发碧眼们交朋友。不同的文化,一样的热情。
还自己一个愿,给自己的法式生活做个总结,也做个序(续),以个人博客的形式介绍我生命中一切新奇的……高雅的……浪漫的……无厘头的……坏坏的小事儿~~
如果你喜欢我们的博客,就给我们留言或是联系我吧 ^ ^ 我是Emma
Bienvenue!


来法国的第一个作品汇报展

      近期我们全班都处于类似于“高考冲刺”阶段那种紧张疲劳的氛围之中,忙碌的起因是为了这次在Revest文化交流中心即将举办的作品汇报展布展。以前在国内也办过至少那么3、4次类似的展览,自以为算有经验,没想到这次的情况其实并不像我想象的那么简单:以前在国内如果说要办展了,大家首先要想到的就是如何给自己占到一个好一点的展位,画框怎么订,然后就是选择自己要展览的作品等等。

      而这次布展工作展开之前,老师就给我一个大大的“惊喜”,我们不碰自己的作品,我们不订画框,也不选择展位……第一项任务是到展厅测量大厅的高度、各个墙面的面积、窗户的位置、电源插头之间的间距,以及展厅里展示台的数量以及高度等等。
      回到工作室后,大家照着量好的数据以0.25%的比例将整个展厅原封不动做成缩小的模型,然后每个人整理自己所要展览的作品,材料,列详单,并且依照同比例缩小成模型,摆设到展厅模型里来做参考。
      全班一起行动,光这个“与展览毫不相干”的模型就花去我们整整一周的时间,效果出来了,还真有点意思。

城市里的农耕生活——当把农民种草莓

城市里的农耕生活——当把农民种草莓

      从2月份开始法国的市场上已经开始出现有大有红鲜美可口的草莓了,刚开始还有点贵,3欧元500克,但其香甜硕大的程度已经可以跟传说中河北省保定的大草莓有一拼了~

      3月初的某一天,我终于“厌倦”了二十几年来的城市生活,想体验一下“田园”风情,跑去买回10棵草莓秧苗,40升的肥土,以及4个木质小栅栏,当晚通过我跟Damien三、四个小时的努力终于开垦出一片“良田” => 10棵小苗就定位置=加上小栅栏 => 浇水 => 完毕。

钻牛角尖式的东方教育模式

听了一段精彩的父女对话,中国现今教育模式的“反面”教材:

女儿:“爸,我这次数学考试只考了60分……”
父亲:“那又怎样?我觉得数学可以学会百分之60已经很厉害了。”
…………

女儿:“其实爸爸给我的一个感觉就是其实不管在什么阶段,他看人生都是很开放,乐观的。反正人生会有很多可能行,你不用因为现在眼前一个小小的事情就觉得自己很失败,或是觉得自己很棒。因为未来很难说,”

父亲:“我觉得我们东方的父母对于小孩的分数太在意了,从小到大一直在比较,90分不够高,95分应该再努力。我曾经打个比方,有一天这些全部都结束了,分数、考试都结束了,毕业了到社会上去面对一些更大的挑战的时候,那些分数都会想水沟里的泡沫一样,会过去的。
我是打从心里不在乎,不是说敷衍。我自己也有曾经考过全校第一名,也曾经考的很烂过,后来面对人生以后,一切都不重要了,我这样讲好像在讲风凉话,所有的父母亲都曾经面对孩子的分数,哭哭啼啼,打打闹闹,永远放不开。

我很早就已经默认了或是说妥协了,就是你不要拿你自己的价值观,拿着一代的价值观去衡量你的下一代,很多时候,追根究底讲起来就好象就是因为孩子不听你的话,你就生气吗?你到底有没有仔细去想过,他不听你的话,他有做错了吗?还是说他没有顺你的意?其实小孩只要没有真的偏差,我真的觉得你就放手让他去做。”


幽默感十足的王小峰

通过韩寒的博客了解到前阵子王小峰的视频:“你丫真狠”在各大视频网站发布了。看过之后我个人比较欣赏这部视频中演员之间机智,幽默的对白。看得出是将文学作品转接到视频媒介上来展示。很有意思~
下面是他的这部“你丫真狠”:
你丫真狠 (1)

猫咪的外科手术日记

猫咪的外科手术日记

      12月23日早上9点,我准时将“TiTi”(我收养的猫咪)送到了之前预约的宠物医生那里。推开门诊大门的时候,发现里面已经排了一条长龙队型,由于门诊低价甚至免费地为穷人开放,带宠物来看病的人很多。我只好把装着TiTi的宠物箱放在地上与其他人一起等待,时不时地,我会弯下腰试着“纾解”一下猫咪紧张的情绪,她很乖巧且害羞。当其他猫咪因为害怕而是紧张地而呜呜叫时,TiTi只是安静地把自己伪装成一只连眼睛都不眨一下的模型……

      轮到我时,接待的诊所秘书只是要我在几份文件上签名后直接把猫留下,下午3点半再回来接它。我心里本想留下来,至少在手术前安抚它一下,看来不行了。把宠物箱交给秘书后,我便离开了。这一整天我都过的很忐忑,我回忆起小的时候,妈妈把我送到幼儿园就离开去她的单位工作,对于当时那个“一辈子”从未离开过妈妈半步的我来讲,简直就是“天塌下来了!!”那是妈妈第一次从我身边离开,当时所带给我的恐惧感,印象之深刻,到现在也没有忘记。对于动物来讲,也许它们的情感并没有发展到这么丰富的地步,但是陌生的环境有时会给较脆弱的小动物稻城很大的心理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