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猫粮

猫粮

warning: Creating default object from empty value in /home/xuanxuan/annuaire-sexshop.com/modules/taxonomy/taxonomy.pages.inc on line 33.

猫咪的外科手术日记

猫咪的外科手术日记

      12月23日早上9点,我准时将“TiTi”(我收养的猫咪)送到了之前预约的宠物医生那里。推开门诊大门的时候,发现里面已经排了一条长龙队型,由于门诊低价甚至免费地为穷人开放,带宠物来看病的人很多。我只好把装着TiTi的宠物箱放在地上与其他人一起等待,时不时地,我会弯下腰试着“纾解”一下猫咪紧张的情绪,她很乖巧且害羞。当其他猫咪因为害怕而是紧张地而呜呜叫时,TiTi只是安静地把自己伪装成一只连眼睛都不眨一下的模型……

      轮到我时,接待的诊所秘书只是要我在几份文件上签名后直接把猫留下,下午3点半再回来接它。我心里本想留下来,至少在手术前安抚它一下,看来不行了。把宠物箱交给秘书后,我便离开了。这一整天我都过的很忐忑,我回忆起小的时候,妈妈把我送到幼儿园就离开去她的单位工作,对于当时那个“一辈子”从未离开过妈妈半步的我来讲,简直就是“天塌下来了!!”那是妈妈第一次从我身边离开,当时所带给我的恐惧感,印象之深刻,到现在也没有忘记。对于动物来讲,也许它们的情感并没有发展到这么丰富的地步,但是陌生的环境有时会给较脆弱的小动物稻城很大的心理压力。

猫咪的礼物——死老鼠

猫咪的礼物——死老鼠

      上次我说到的那只猫已经算是基本被我收养了,我买了猫粮,找来个小梳子,每天它都会从窗子跳进我房间里来,喵喵地叫唤索取爱抚,我就用我的小梳子给它理毛。猫真是种有灵性且会撒娇的尤物。这只 TiTi 猫的性格很讨人喜欢,胆小且粘人,只要我稍微看它两眼,它便会立即哼哼唧唧地漂移到我身边用它的尾巴蹭我坐的椅子,直到我忍不住伸手去给它挠痒痒才会结束。
它也有调皮捣蛋的时候,偶尔会试图上我的床,可是要知道法国人从来没有给猫洗澡的习惯,可想而知,它们肯定脏的不行,怎么能让它上床呢~每次它试图抬起它的小脚往床里面迈的时候,我只要严厉地说一声 “non!”,立马奏效,它绝不会再往前踏一步,结果换成在我床边的小板子上打滚撒娇……

      以前听我表姐说过她曾经在她的枕头下面发现只死掉的麻雀!当时我觉得这个经历对于她来讲肯定十分惊悚。这回,轮到我了,一天早上打开窗户之后,它就立即跳了进来,紧接着我听到它喵喵叫的方式跟以前不大一样,是一种“喵嗷~喵嗷”的声音,一边叫还一边拉长音。我听着不对劲,就去看她。

邻居老太太走后留下来的猫咪

邻居老太太走后留下来的猫咪

      明天也就是2008年7月15日,是邻居老太太100岁生日,到现在我都记得她苍老的模样,她走之前完全认不得任何人了,每天所要做的就是躺在床上等待护士上门给她注射特殊的药剂维持生命。
      她家的猫咪生性害羞以前从未见他出门半步,到了6月中下旬的时候,它便时不时地出来像任何靠近它的人索要爱抚~并用呼噜呼噜声的表示好感。
      6月29号,老太太最终走完了她的第99个年头,在她一百大寿即将来到的时候去世了,自然而然的,那只害羞的猫咪也变成了一件遗物。老太太的儿子帮他母亲办过后事后便再没出现过……
      从此,我的门前多了一盆猫粮和一盆水,我给它取名叫 titi ,它依然很害羞,从不主动进我的房间,整宿地睡在花丛边的水泥地上。只会在我偶尔出门的时候使劲的用脸颊蹭我的腿。

      这世界上有很多的无奈与伤感,老太太的出生与死亡都不是她自己选择的,你,我,所有的人都是如此。